马昕:九节鞭业余组二等奖

分类:
教育
上传:
老胡11年前
简介:


 

 

    马昕,24岁,北京大学中文系最年轻的在读博士,古典文献专业。
    从曾经的手无缚鸡之力,体育总不及格到如今鞭子飞舞,夺得武术比赛九节鞭业余组第二名,并开班授课,当了小师傅,马昕自己也感觉很意外。
    其实,马昕本意只是减肥而已,谁知短短一年时间,九节鞭便与他结下不解良缘。这肥也减了,身也健了,再见往日同学,多已刮目快不能相认了。马昕沾沾自喜着,用身体力行的方式,实践着那句名言:“一切皆有可能!”如果允许,他还会挥舞右臂,在胸前用劲一握拳,“我能”。

    听马昕聊天,有听相声的错觉,他语言幽默,富于想象,喜用比拟和自嘲,抖出的一个个包袱,总能将你逗乐。在整理马昕的采访稿件时,我几乎不知该如何删减,不管删了哪一段,总觉得不够完整。所以就让我跟着马昕,去听一段有趣的往事吧。



马昕自白:我上了北京大学最有名的中文系,而且是一个奇缺的专业,古典文献。大家看我一本正经人模狗样,其实我经常趴在书古书中,每天工作就是认古字,了解古代文化,进行研究,就是每天的生活。平时最大的兴趣就是习武强身。

主持人:你现在学的是中文,看古书,练古字,很难跟武术练习在一起呢。

马  昕:对,人家一听说中文系学生,就感觉一定是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每天之乎者也。其实中文系学生并不是每天吟诗作对的样子,跟大家一样是本朝人。练武是一个强身的必要,文弱的话更需要让自己的体魄变得强健,获得一种自信。

主持人:什么原因让你对武术感兴趣?

马 昕:小时候也看功夫片,武术片,觉得会武术挺好玩。大二的时候恰巧看到北大百团大战(招新),在一个很小的角落,一般人抱着刀呀,棍子呀,在那站着,也不吆喝,很低调。我看他们很可怜,就过去看看,一看是武术协会,很感兴趣,就加入进去了。后来才慢慢对武术有一个全新的了解。原来武术并不是我过去想象的成天满天飞。

主持人:武术一般都是从小就得练,你大二才开始是不是太晚了?

马  昕:是,但这要看武术练到什么程度。如果打乒乓球,想做奥运冠军,想当张怡宁,肯定要从小练,要进国家队,要比赛。武术一样,你说我当武术运动员肯定要从小练习,不然没有童子功肯定没有基础,但是我就是一个兴趣,大学以后没有问题。

主持人:武术队身体的柔韧性要求很高的,你刚开始练习也吃了不少苦吧?

马 昕:最开始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开始要压腿,蹲马步,一开始是很痛苦,但是也不像唱京戏那种,科班出生,师傅怎么管,压不下去,师傅就打。武术有很多拳种,对压腿不怎么要求,只要够用就行。我们压腿讲究有踢有压,不是光死活在那撑,对身体也不好,功力就没有提升。主要是踢腿。我刚开始练的时候,还是想慢慢来吧,我也不是很勤奋,每周压也就压个两三次,很痛苦的压,压了三个月,我突然我发现,我已经能着地了,成果还是有了,三个月做到劈叉绝对没问题。

    第一次压腿会觉得很充实,很好,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后悔了,发现自己走不动道了,腿抬到30度就很疼了。只好歇一天,然后再压,等这段时间过去了,再压就不疼了。一个月以后就到了不疼不上瘾的程度了。

主持人:学武术当中,有受伤吗?

马   昕:那个肯定有。大约是3月26号,哈佛大学的一班学生到北大来交流,让我们武协去给他们表演,告诉他们什么是武术。我就给他们整吧, 我很开心,一整吧,跳起来一个动作,落地的时候脚掌落地,踝关节扭伤了,软组织挫伤,拄着拐杖三个月,下不了床,当时到什么程度,刚开始就拿两根棍子,跳着去半公里外的教学楼上课。

主持人:听说你练武术是为了减肥?

马    昕:最开始是这样的。
    我以前无数次下决心要减肥,但是都失败了,因为没发现一个运动适合我。跑步吧,太枯燥,我也坚持不下来。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家长就让我好好跑步,但是我一直就不行。我从小到大体育都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我个子很正常,但是我一年级有一门课,就是体育。没人告诉我为什么,我就默认为我的体育就是不及格,这个记录一直保持到高三。现在想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记得高三的时候跑步要会考,及格才能考大学,当时我测试都不过,会考那天我蹭一下就跑过去了,跑步之前喝了五罐红牛,真管用,真跑过去了。我们所有女生知道我过去后,一致欢呼雀跃,说连马昕都过了,那我们绝对没问题。(笑)
    我当时体育真的很差,跑步老跑不过去,打球也不行,总是怯生生的。我的人生到我18岁都很悲惨,足球、篮球这些男生的运动我都不会,羽毛球刚刚会。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有一个运动很有趣,而且可以自己一个人练,练完之后还很拉风,可以展示给别人,而且一个月一个月看着自己成长,不断变强,这个东西就是武术。

主持人:减肥效果怎么样?

马  昕:练完之后一年减了20斤,没有节食。一年后,高中同学聚会,大家看到我第一句话都是,哎,马昕你怎么瘦了?我才发现,原来几年前的时候我那么胖。

主持人:之前多胖?

马   昕:我最胖的时候195斤,练武术之后最瘦165斤,相差30斤,差别还是很大的。而且好像练武术还长个了,去年我还长了1厘米。可能小时候没练童子功吧。呵呵

主持人:你练武术有大侠情节吗?从小就喜欢武侠小说之类吗?

马   昕:恩,我小时候有一个习惯,下了课,放学作业后,我的活动就是拿起一根树杈,我们家有很多枣树,很多灌木丛,我就拿着一根树杈在拿当刀耍,感觉自己像大侠一样。

主持人:你现在练武术,以前同学都觉得不可思议吧?

马   昕:对,所有同学都觉得很惊讶,太不可思议了,当初那么柔弱的一个男生。那时候我老被欺负。其实高中时候我还是很魁梧的,高中的时候家里钥匙我都棒一根绳,拉成一米一二左右,穿在脖子上,穿过衣服,然后就放在兜里,不容易丢哈。本来是为了生活方便,后来发现这个可以转着玩,大家看到马昕在那玩钥匙呢,有毛病。为什么我练武术是从九节鞭开始,就因为这个钥匙,原来一根绳原来还可以玩出很多花样,还有人发明了一套花样,可以让我去学,就是九节鞭。

    进武协之后之前就知道有这么个东西,因为看电影的时候九节鞭就经常出现在老式的功夫片里边,经常是反面角色的武器,很帅的耍出来。我进武协之后就去问人家,你们有人会九节鞭吗?众皆默然,后来想进了再说吧,先进了。刚开始还想学一些八卦掌呀之类的。

主持人:那你怎么开始学九节鞭?有老师教吗?

马    昕:主要靠自学。因为没有人专门教九节鞭,我买一些光盘,一些比赛的视频,慢放,八分之一的速率,才能明白怎么回事。按理说,武术不能自学,必须有个师傅,不然会走弯路,我就走了很多弯路,但是我确实模仿能力比较强,看视频能看会,尤其像九节鞭这样的。所以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

主持人:刚开始会抽到自己吧?

马    昕:对,基本是抽小腿。以前练武术的都有习惯,脚上绑沙袋,怕抽。我开始没有绑,抽就抽了,还是挺疼的。后来我小脑确实发达一点,明白他的规律就好一些了。

主持人:九节鞭是需要巧劲的,你一开始就能驾驭了吗?

马  昕:其实还好。有更难的,有一个绳镖的,那个更难,三四米长的绳子,系一根镖头或者鹅蛋大小的一个锤子,我就喜欢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九节鞭还有人练,但是绳镖很少人练,因为不好练,比赛失误多,不容易拿高分。我就是兴趣,所以无所谓。传统武术讲功力
    而且,九节鞭随便练两下都可以拿出去给人看,也有一点虚荣心的感觉,练了半年就去给人看了。

主持人:你什么时候开始参加比赛的?

马    昕:第一年,高校比赛四月份进行,我3月26日就伤了,没上比赛。大四的时候终于无惊无险的可以参加比赛了,就拿了一个软鞭器一组的第二名。但是我们这个是跟特长生分开的,他们很厉害,我们比不了,人家很多空中动作,一转720度,我们不行,但是我是在非特长生中第二名。
其实,跟他们比起来我们还是有自信的,他们有底子,一般是临时抱佛脚,练就是为了拿个名次而已,人家练几个月就能练出个样子。动作很棒,很漂亮,但是他们经常打腿。而我们经常练,打腿就不容易了。现在我跟新生示范怎么容易打腿,想做一个错的动作,但都是没打上。

主持人:拿了第二名什么心情?

马   昕:太激动了。当时还出了一些小插曲,我带了自己唱用的一根鞭子去的,在比赛之前,上场之前,自己在那耍,突然就断了,但是我没有备用鞭,就想只能弃权了。这时,幸好旁边一个政法大学的同学,把自己鞭子借给我用。因为不是自己的鞭子,用起来有点生,掌握不好这个火候,有些动作时冒着险去做的,比如抛接鞭,把鞭子抛去天上,转几圈再拿住,不是自己的鞭子掌握不好这个火候,劲使大了,可能抓的不是鞭头,是鞭尾了,像我们这种初级的选手,做这个动作还是很不容易的。幸好还是做成功了。

    有一次去清华表演的时候,当时他们的头顶光是红色光,我的鞭彩也是红色的,我抛出去之后发现看不到我的鞭子了,灯光跟绳子都在一起了,我只能凭着自己的经验了,平时练得多才能这样。我心里暗自庆幸。

    不过比赛只是一个套路比赛,练习武术其实还是实战的。武术和武术套路比赛不一样,比如射箭比赛和打猎肯定是不一样的。所以说,用武术套路比赛是竞技笔袋项目,不是生存技能,武术是生存技能,怎么说呢,武术以前是用于战场,也许也是用于江湖争斗,跟现在的表演,比赛不一样。但是武术真正的发现自己身体变强大了,遇到事情敢挺身而出了,才是一个自我的提升

主持人:你有实战吗?

马   昕:实战没有,但是协会里边会有一些小的训练,切磋嘛。我带班,会对一些男生说,你们敞开了打,我就把招套进去,这样会有的。还有以前会在静园草坪那边摔跤。

支持人:现在会武术了,耍九节鞭了,有过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冲动吗?见义勇为过吗?

马    昕:很可惜,目前还没发现,但是我身边有人这样过。北大发生一件事,我一个师兄,和清华的一个硕士生,两个人从中文系静园那边走过来,在门口跟一个车子偶遇了,其实没蹭着,但是司机以为蹭着了,车子一停,出来一班人,把我两师兄给打一顿,人家报警了,把手机也打飞了。这是个很恶劣的事情,发到bbs上后,很多人很愤慨,然后就说,如果当时马昕在就好了。

主持人:你小时候性格就很开朗,很幽默吗?

马 昕:没有,我小的时候很老实,或者说蔫坏,小时候老实巴交,内向。我小时候怕虫子,一些坏同学就抓一些毛毛虫在我眼前晃呀晃,我就吓死了,脸色发白,唇色发紫,躲在角落抽搐。
    第二就是我跑步很慢,体育很差,很多同学就喜欢戏耍我,啪把我的课本拿走了,我就在后边追,追也追不上吧,人家在前边等我,距离拉近了,人家又跑了。小时候经常被欺负。还有就是扒裤子。每次被扒拉裤子后,就很羞愧,跑到老师办公室告状。
    所以,小时候就想着怎么好好学习,考上北大,然后回来耀武扬威,小时候的想法嘛,很幼稚的。后来我就想当大侠,相上少林寺,人家说,没练童子功,除非神父杀父之仇,不然概不录入。后来练武术嘛,练武术之后整个人的自信迅速提升。

主持人:你是练了武术之后性格都有一个转变吗?

马    昕:对,我现在回高中母校看老师的时候,他们都说你怎么变得这么油嘴滑舌的了,这么能说。我的叛逆期集中在初中,高中很老师,大学二年级开始学武术了,慢慢的就开朗了,话也多了。

主持人:你将来的理想是什么?

马   昕:在学习上我想做研究,做古文献专家,学者。武术上,我还会继续研究,我想做一名会武术的学者,这样应该会比较爽。

主持人:给我们介绍下武协吧?

马   昕:哦,这可说来话长了。武术协会历史很悠久,1982年12月1日建立的,以前我们都以为是1983年才建立的,后来有一次我们北大档案馆里找到一张老照片,武协成立的时候,北大一些重量级人物都到场过,那个照片日期就是1982年12月1日,里边还有很多很有名的武术大家。当时武术届也是拿这个事当一个大事来看。当时武术协成立在武术届来讲都是可写一笔的,我们是全国高校类社团里第一家武术协会。也是建国来北大社团里比较早的,也是现存的第三第四左右。

主持人:这么长时间取过什么比较辉煌的成绩吗?

马  昕:90年代之前我就不太清楚了,90年代初期的时候,曾经停办过,03年的时候非典,但是对武协来说是一个转机,全校封校,大家都发现必须轻身健体才能防备非典,所以当时武协达到一个什么规模呢,招生达到七八百人,整个操场,一看全都是练棍练太极的,全都干这个的。当时,一说锻炼身体,大家想到的就是武术,这是个很好的势头。但是非典不能年年有,吧,后来少一些人了。
     04年的时候,我们把背景地区高校的武术社团全都联系起来,办了一个武术文化节,做一场晚会,武术的宣传,我们不仅请了一些我们能请到的武术名家,也请到了一些各校的武术力量,一起来做这么个东西,当时北大百年讲堂,几千人都坐满了,那个宣传效应很好的,那时候很多骨干级的会员都是拿时候笼络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