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科:cctv全国电视舞蹈大赛金奖

分类:
教育
上传:
老胡11年前
简介:

    孙科,北京舞蹈学院古典舞专业学生。在第五届cctv舞蹈大赛上,孙科,凭《逼上梁山》中林冲扮相的精彩舞技,荣获金奖。三年前,舞蹈《孔乙己》中精准另类的表演,孙科荣获舞蹈界权威比赛桃李杯比赛甲组金奖。这两个重量级的奖项,为孙科在舞蹈界打响了名号,证明了实力,并开始有了自己的fans。
    在舞台上光彩耀人的孙科,台下却内向腼腆,眼神非常干净。看他的眉眼,非常英武,两条剑眉,直入发鬓。当他身着古装,站在镁光灯下时候,身上散发出来的英气,让你恍惚,这就是个从古装电影中走出来的演员。不禁质疑,到底是孔乙己、林中成就了孙科,还是孙科演活了他们。
    都说跳舞就像练兵,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孙科能有今天的成绩,一路走来,特别不容易。他没有殷实的家庭,秉异的天赋,一切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再努力。不管是中专时候的孔乙己,还是大学时候的林冲,孙科都在突破自己,演绎与往常不同的风格。每每提到获奖,孙科都特别真诚的感谢自己的老师,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非常感谢我的老师,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我”。

主持人:你是从小就喜欢跳舞吗?

孙 科:小时候比较爱运动,踢足球、打篮球的,协调能力比较好。其实我爸原来想让我搞体育的,但是我妈坚决不同意。我有一个哥哥是足球守门员,一次比赛摔很严重的,肋骨断了,很惨烈,所以我妈妈肯定不让我搞体育。看我静不下来,就送我去学舞蹈了。

   刚开始是业余的,学了不到一年,青岛小海燕艺术学校招生,我就考过去了。小学五年级,北舞附中招生,我就考了过来,之后就一直在北京了。

主持人:小时候学习舞蹈特别苦吧?有受过伤吗?

孙科: 小时候俩技巧的时候伤过,脚骨裂过,大学腰间盘突出,挺厉害的,休息了一个多月,疼得走路都走不了。长年累积的吧,突然就爆发了。我们练习技巧,很多动作都要腰劲,所以练得多一些就累积了。

主持人:你父母都是做什么?也是搞艺术,舞蹈?

孙  科:没有,我爸妈以前都是普通工人,后来都下岗了。小时候我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我上附中的时候上了六年学,几乎把家里积蓄都花了。
附中的时候,我一个人来北京,爸妈一是为了锻炼我,二也为了赚钱,让我吃得更好点,因为要比赛。我知道我爸妈也不容易,有时候特别累特别痛苦的时候,我也逼着自己去练。
    我妈妈很喜欢舞蹈,所以让我选择舞蹈这途径。这次放假我回家问过她小时候为什么把我送去学舞蹈,我妈就说,当时想送去学,是想以后能找个好点工作,挣得更多点,没想到我能学出这种成绩来。
    我现在就想自己赚钱,自己独立,让父母轻松点。、

主持人:因为舞蹈哭过吗?

孙  科:到桃李杯的时候被压哭过,那时候老师压我,天天哭,老师说我柔韧度不行,还需要再解决。那时候一边哭一边练。
但是我从来不跟爸妈发牢骚,在这里出现什么情况,我都自己面对,我觉得老爸老妈已经不容易了,我不想再让他们担心。

主持人:你怎么选上桃李杯的?

孙  科:我进入舞院以后,就知道有一个桃李杯比赛,当时就特别想参加,把这个当成目标,平时挺努力的。
附中三年级的时候,第八届桃李杯开始选拔,我就特别兴奋,开始拼命练习,就努力呗,经过一层又一层的挑选,最后就参加上了。那时候我们的集训老师换成了杨勇老师,他在第七届桃李杯时候带过一个学生,拿过一个金奖,觉得我还不错,给了我一个机会。

主持人:是《孔乙己》那个舞蹈嘛?

孙  科:对,就是《孔乙己》。

主持人:当时比赛过程还顺利吗?

孙  科:我记得当时是8月份,快要比赛了,但是我一直还没有节目,也没有编导给我编舞。杨勇老师就想办法给我找编导,想有一个好的节目。刚好胡言老师刚毕业,她很年轻,很有才华,杨老师就看中她了,让她给我编一个舞蹈。
    第一次她来看我的时候,杨老师就跟她说,孙科很帅,很正派什么的,想让他找一个这样角色让我去表演。
但是胡言老师看我第一眼就说我像孔乙己,突然就有了想法,正好她手里有很多有趣的音乐,很有个性的音乐,就想到给我编一个孔乙己的舞蹈。跟杨勇老师的定位完全不一样。

主持人:那个舞蹈练了多长时间?

孙  科:不到三四个月吧。当时我特别兴奋,她给我编成了孔乙己,我就拼命的练,因为比赛的折磨,每天练功,特别苦。那段时间我特瘦,屁股腰特别细,脸也特瘦。
每天大清早练早功,六点半起来,练到七点半,然后上集训课。中午12点又要再练下,下午到晚上排节目,可能三四个小时,大概一天要六个小时嘛。

主持人:有没有练到特别累,趴那动不了的时候?

孙  科:有,当时五一放假的时候,也是桃李杯,那是《孔乙己》之前,为了赶一个节目,要编出一个新的节目,当时从早上8点到晚上12一直都秏在练功房里,第二天我就躺在床上抽筋抽了半个小时,就起不来了。

主持人:再说说你新的作品,《逼上梁山》吧。

孙  科:《逼上梁山》应该是三四月份的时候,我上大学了,还想找胡言老师再给我编一个节目。古典舞系的老师想让我再改变一下形象,跟孔乙己有一个反差,跳一个正派的人物。胡老师也挺不容易的,因为要改变我挺难的,《孔乙己》我跳了好几年,在别人印象里,我就是孔乙己,要改变挺难的,我也挺痛苦。

    后来胡言老师给我编了《逼上梁山》,演林冲。我就一直在琢磨,一直在练。这时候比小时候更成熟的,想的东西更多了。而且林冲这个人物比孔乙己更难跳一些。孔乙己只是一个小人物,林冲是个英雄,但是他也有懦弱的一面,更难表现一些内在的东西。

主持人:我看你的舞蹈除了肢体语言特别到位,人物的表情和内心也非常丰富,一定下了不少功夫吧?

孙  科:胡老师给我排练的时候,每一个动作就跟表演一样,都有潜台词。比如说一个这样的动作,我不能说话,但是我心里都有潜台词,只能通过肢体来表现,更生动也更难。我的每一个动作,从头到后,都是一个故事在发展中,完全投入进去。
其实动作不是很难,因为跳时间长了,不用经过大脑就已经做出来了。情绪更难把握一些。有时候情绪好就很容易,情绪到不了得逼着自己去想。

主持人:你初中拿了第一,这次压力肯定特别大吧?

孙  科:恩,压力挺大的。我考大学考了第一,当第一不容易,后边那么多人追着赶着,就怕别人超过。所以别人要练,我就不可能休息。我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附中已经拿过一个金奖了,如果我在大学不拿一个金奖的话,我就出不来了,拿第二名的话,别人就不会记得我,只记得我当初的孔乙己,记不得我现在的林冲,所以我必须逼着自己。
   比赛之前一两天,里边甩头的动作疯狂到一个境界,我排练的时候,一甩,脖子就动不了了,我编导就一直给我揉那根筋,揉了一个多小时了,跟我爸爸一样了。其实有的人比我付出更多,但是他们没有这个名,这个机会。我觉得我命挺好的,遇到的老师很好。他们可能没这个机会。

主持人:一定有很多人夸你帅?

孙  科:没有,但是很多人说我长得比较古典男子,附中的老师也觉得我跳舞不是很文气,说我感觉特正义那种,但是排出孔乙己特别反差,他们都很意外。

主持人:你觉得《逼上梁山》和《孔乙己》相比,哪块是你最大的突破?

孙  科:孔乙己比林冲更外在一些,林冲是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他经历事情比较矛盾,人也比较矛盾,而我才二十岁,根本就体会不到,所以林冲更难一些,更复杂。所以我就一直想,一直琢磨,还看了关于林冲的很多东西。

主持人:你能成功最关键在哪里?心态还是基本功?

孙  科:老师,老师首先是第一位的,编导,还有我附中大学的老师,对我有过帮助的所有老师,特别感谢他们。


主持人:现在获奖和没获奖之前最大变化是什么?

孙  科:现在就是演出更多了,接触社会的机会也更多了。今年的春晚,十五元宵晚会,湖南台的《天天向上》,《芒果粉丝节》之类的节目,参加了很多,也有了一些教课的机会,爸妈不用那么辛苦了。

主持人:你除了跳舞还有什么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孙  科:打台球,上网,看电影,演出呀,放松一些。

主持人:你有女朋友吗?谈恋爱对你舞蹈有促进吗?

孙  科:有的(笑)。说实在的,我觉得有的东西,表演,谈过恋爱和没谈过还是不一样,经历嘛,大人和小孩表现出来就是不一样。比如跳《孔乙己》,当时就想到茴香豆,穷书生那样的。林冲刚开始没拍之前就知道他是个英雄,大人物,80万禁军教头,但是真正了解以后才发现,其实他也不是一个很男人的男人,他是一个逃避现实的,想平平淡淡过生活的,高俅调戏她老婆,他就忍,一直在忍,不敢对抗,也很懦弱的。

主持人:现在有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名人了?

孙  科:没有,我现在还在上学嘛,我一直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学生,我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学到,而且我要做一个比较全面的舞者,不光只会跳古典舞,我想去接触一些现代舞,当代舞,让自己更全面一些。我觉得跳舞跳得好的很多,我应该再努力,让自己更加完美。

主持人:下一步目标是什么?

孙  科:毕业相留校,学校的青年舞团,跳一些舞剧,锻炼自己,有比赛机会还想参加。
    我肯定毕业先跳几年吧,顺便教教学生,积攒经验,以后想当老师,我想终身留在北舞。如果可能,我想试一试当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