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力为:北大轮滑爱好者学会会长

分类:
教育
上传:
老胡10年前
简介:


 

 

    曹力为,北京大学法学院07本科生,担任北京大学轮滑爱好者协会会长。

飞  宇:你是怎么想去加入轮滑协会的?

曹力为:特别有意思,我当时在街舞风雷社招新,我们那个摊刚好挨着轮滑招新的摊,他们一大堆人在那边说笑,非常开心,穿着轮滑鞋特别帅,我就被吸引过去了,直接从这个摊移到了那个摊。

    我特别波折,滑的三天就摔了一跤,特别特别丢人,大半个月都不好。缝了三针。当时10月份,10月底才开始好,我心里特别急,每天到校医院都催医生给拆针,赶紧穿鞋。
开始特别不顺,当别人都已经滑了大半圈以后,我才开始穿鞋。别人开始练踢沙了,我才开始勉强滑起来。 12月份的时候我们去滑雪,结果又摔了,又是大半个月,12月底就放假了,所以我加入的第一个学期特别不顺利,就光摔了。第二脚摔特别有意思。我们一堆人去滑雪。上午到滑了一会,中午吃饭的时候就考虑,说上午看到一辆雪地摩托,看载了一个人,突突的拉回去了,摔了就有雪地摩托来接。我就特别乌鸦嘴的说了句,我也想做雪地摩托,没想到下午就如愿以偿的而做到了。

飞宇:在轮滑上摔了多少跟头?

曹力为:这个说不好,我到现在应该是犬协会最能摔,最不怕摔,摔得最多的女生吧。

飞宇:跟你一起新加入的同学都比你厉害很多了?

曹力为:对,他们都学得比我快,第二个学期开始的时候,我特别水的帮教练当助教,有一些比较好的会员来当教练,我们不太好的而就帮忙打酱油当助教。当助教的时候每天晚上都去,就自己在那里练习,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就一直坚持了下来。

    其实到后来其实就只是一个坚持的过程,第一个学期可能练得非常起劲,后来觉得没意思就不去了。但是我觉得这个东西有一种很吸引我的地方,在轮子上非常自在,滑得特别帅,现在偶尔有人夸我说做动作很帅,我心里会特别美,小甜蜜,我觉得这样很好。

飞宇: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从队伍最后向前进了?

曹力为:加入的第二学期,大二下的时候,我当助教,每天晚上去,一周能去五六次,没有训练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在那边练,因为还有很多很厉害的人在旁边,我就拉过来让他们教我动作。那段时间也摔很狠,就是每天膝盖,胳膊到处都摔得青青的,其实我感觉还是挺好的,疼无所谓,摔得越多总结得越好嘛。我现在膝盖还是青的。

    特别是鞋跟裤子那一块特别容易摔,因为裤子套在写字外面嘛,鞋壳是硬的吧,磨地上摔,那一片都是小孔,摔破了好多小孔,大概有四五条裤子都被摔破了。

飞宇:你还记得第一次有人夸你滑得真好的时候吗?

曹力为:大概是我开始当教练的时候,第二学期的时候我特刻苦的在旁边练,当时第三个学期的时候,招新迎新的时候,我们会做一个小表演,我们就会跑过去做表演,很多人围观,一些新人就在旁边鼓掌,说好厉害。我练挺多的。

飞   宇
:有破茧成蝶的感觉不?

曹力为:说不上吧,我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挺一般的,不能跟专业的比。只能说比一般不会的人好一些。我自己滑挺开心的,练动作的时候也挺开心的,我觉得就够了。

飞宇:这两年里,你觉得最开心,最让你有成就感的事情有吗?

曹力为:我觉得特别有成就感的有一次。跟轮滑本身关系不太大,主要是协会内部的事情。每年12月的时候,北京大学社团评优,我们进入了复评,初审是材料的评选。复评的时候要到人才交流中心 (阳光大厅?)做一个现场的展示。我想弄比较特殊,就准备了一份材料,以一个加入协会一年来的角度,一年里所发生的事情,罗列了一些事情,我比较煽情的人,就写得比较煽情,那天晚上,我们来了好多好多人,他们就在摆上桩,就在那练,我在里边演讲,就有一种自豪感。他们当时就想,我们就在外边练,评委走进去的时候看到我们练特别号,进去看我们复评会对我们印象特别好。
    我们是评十佳,我们是第十一名。挺遗憾的,但是每年我们都会很努力的去做这件事情,我觉得名次不是特别重要,这个是真心话。因为我觉得我在这边,不管怎么样,我得到的,跟这个社团是不是十佳我是不会去在乎的,我依然在这边觉得很开心,大家都很爱这个地方,我就觉得很自豪。

飞宇:快乐的过程中,肯定也有一些比较艰难的事情吧?

曹力为:多少有一点吧。我是去年五月当的会长。当时特别迷茫。之前在协会也做一点事情,但是当一个队长,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些事情弄到一起来,当时特别疑惑,做事情的时候,跟我的那些朋友们,其他一些管理的人,交流特别困难。之前我只是非常享受在这边跟大家玩了的时光,但是突然身上开始有了责任,在这种转换下,那段时间过得非常煎熬,我很害怕,我无法把这个地方变成大家更希望,更乐意见到的一个场面。那段时间挺难过的,跟身边朋友会有冲突,他们做不好,心情特别差,会跟他们争吵。
后来就好了,他们也特别支持我。现在就好了,也知道自己职位上要做的事情,也比较知道怎么跟人相处。

飞宇:你有想过放弃吗?

曹力为:没有,真没有,这个社团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任务式的存在,它其实,就是我在平时如果觉得学习生活有什么问题,比如心情差的时候会跑过去轮滑,它会让我心情非常开心的地方。有时候心情特别不爽了,就会晚上跑去轮滑的地方,在地上跑圈,跑特别快,虽然感觉特别累,但是觉得整个人要飞起来的感觉,非常好,其实也是一种发泄的途径。从来没想着要放弃,因为喜欢,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事情。

飞宇:女孩子嘛,为什么想去当会长?

曹力为:当时会长要卸任的时候,会召集大家写申请,初评,复评啥的。当时我也没想这去当会长,结果截止那天晚上,会长就说,到时候,大家把初审的想法跟大家说一下。我突然就说,想问问有谁去当会长,以后还要玩嘛,就看看谁当会长巴结一下,就打了电话给他,他突然很高兴的跟我说,你来吧,约了一个时间跟我说了一下协会的状况。那段时间比较难过的就是,一些老人,资历比我老的,比我先进协会的人,有各种状况,有人要出国,有人大三特别忙,因为各种事情没有办法来接任。我当时,时间爱你稍微充裕一些,对协会也挺有爱的,这样的人很合适,就跟我说,让我考虑一下。我一直以来的想法就是,这个地方很喜欢它,有人做事情,那我就来玩,如果没人做事情,我就把这个事情承担下来。最后就是一个电话就把我一切事情改变了,现在想起来也不可思议。

飞宇:会长跟你说的时候,你就有迫切的希望自己当上会长吗?

曹力为:有一点吧,会长既然找我说这个事情,肯定有他的考虑,我考虑的事情就是我能不能把这个会长当好。我给自己列了好多理由,拿个纸条开始写,我当还是不当,当有哪些好处,不当有哪些好处,权衡完后,就觉得我也许能做好。还有原因,我跟周围的人玩得特别好,我07级嘛,跟一群08级的师弟师妹们玩得特别好,想领他们做一些事情,所以就答应了。
    当时上任的时候举行了一个小型的答辩,一个资历比较老的会员问我,你接手协会以后,你把协会往更加温馨的小团体,注重校内的活动发展,还是想往校外的,技术的层面发展?
    我想了想说,虽然技术是我们作为一个协会的生存之本,立身之本,但是我更希望大家来到这里不是说我要迫切的压迫自己练好技术的这种想法,我觉得大家来到这边还是像我对协会这样的,如果我心情不好了,平时在哪里受到委屈哦,我晚上到这里滑一滑就会开心的。我的理念也是偏向这方面,把协会建立成一个非常温馨的小集体,这是个非常放松的地方。我现在也没做什么太大的活动,就是一些协会日常的建设,基础教学呀。今年我们会跟清华做一场新人赛,也不是纯技术的比赛,就是两个协会交流交流,友谊交流。

飞宇:你这个社长当多久?

曹力为:一般社长都会当一年,大概在今年四五月份会重现选一个社长吧。我上学期刚接手的时候什么都不会,做着做着慢慢的熟练了,真正才能做事情了。我接下来就是给协会找一个靠谱的,继任的会长。

飞宇:这两年,你觉得对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曹力为:性格。我以前是一个特内向的人,上大学之前我是典型的天蝎座,特别冷,不怎么理人,跟人说话。去了轮滑之后,现在开朗了特别多,见到人,自来熟的那种,跟陌生人,很快就能聊起来。性格方面改特别多,性格很外向了。轮滑协会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锻炼,尤其当轮滑会长的经历让我成熟很多,比较有责任心,团队合作精神,沟通能力也比以前强了。

飞宇:其他事情有这样的吗?

曹力为:其实还好,想想还真没啥。我小时候是一个运动细胞特别不发达的人,我爸妈互相推卸责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小姑娘喜欢跳皮筋,我刚开始跳的时候真的就是四肢特别不发达,小脑发育不好,属于大家都不乐意跟我分一波的那种,大家都觉得你跳得不行。我潜意识的就有点争强好胜,我希望我想要做一个事情,我不希望变成你们的累赘,我希望你们会觉得我做的很好,你们都要跟我在一边。我印象特别沈,我每天回家,就拿一根小凳支着,自己在那边玩,我爸爸妈妈回来没事,我会把他们叫过来帮我牵着皮筋,我一个人就在那边练,过一段时间就联得特别好,数一数二那样的好,后来大家分拨的时候都想跟我分一波,我就特得意的。小时候经常碰到这样的事情,我想要做的事情,不想被人看不起的时候就会特别特别努力。


飞宇:你们会有高校之间有比赛吗?

曹力为:有比赛,但是我们现在比较倾向于爱好是的,大家在这边玩一玩,技术要去不太多的。以前大家联得比较多,一度水平比较高,现在有专门练轮滑的,我们就倾向于普及,爱好式的,毕竟我们是大学生嘛。

飞宇:你们协会有什么目标呀,口号呀?

曹力为:口号就是“建造轮滑爱好者温馨之家”。

飞宇:你们大概有多少成员?

曹力为:现在大概每学期能招100多然,最后留下的也就几十人,人员流失很正常。有人会没有兴趣了,有人觉得滑得不好就不来了

飞宇:你们以什么来维系你们协会?

曹力为:虽然轮滑没有那么大众,纯粹靠运动本身来吸引大家、我们注重就是温馨的协会,有很多朋友,是一个开心的乐园嘛。我们日常的活动会比较多,日常教学,之类的。

飞宇:你小时候性格是不是挺好强的?

曹力为
:我挺喜欢体育的,但从小小脑都不是挺发达,但是如果我觉得这件事情我很喜欢就会去坚持

飞宇:你一身装备大概多少钱?

曹力为:一般来说像新人,要买一套护具,一双鞋,后来可能会买背包其他一些东西。一开始买双鞋,固定会跟一些商家有团购,可能三四百左右。护具是三十多。五百块以内。
    但是练了半年一年之后就会想换鞋了。八九百,一千多也可能。

飞宇:你的鞋子呢?

曹力为:市价两千五吧。但是不是贵的,我们今年招了一个练速滑的男生,新加坡的交换生,他的一双轮滑鞋大概就八九千人民币。

飞宇:你的管理风格是那一类的?

曹力为:我这个还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我是雷厉风行式的,我交给你们做,就要求你们做的干干脆脆的,我会不停的跟进呀之类的。我比较讲效率,我希望办出来的效果,能达到就行了。轮滑协会想象应该是男生的天下,其实也是,但是我性格比较大条,比较男孩子性格,可能开始女生也多,但是玩到最后留下来男生比较多。

飞宇:你以后的打算是什么?

曹力为:以后卸任了,还会在协会里玩,教一教新人。但是中心会转移到学习方面多一些,出国或者考研的可能性多一些。